杜蕾斯貼圖區

關於部落格
杜蕾斯貼圖區
  • 15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兩成落馬官員男女關係不正當

  隨著反腐日漸深入,一些貪腐官員相繼落馬。與這些官員貪污、收受賄賂等一起浮出水面的,還有“通姦”、“不正當男女關係”等此前並不十分常見的詞彙。   盤點中紀委網站從2012年底至今年9月5日的630多條案件的通報信息,全國有241名不同級別落馬官員被移送司法機關或司法機關已介入,其中48人被官方認定存在不正當男女關係,占比近兩成,均為男性。在這48人中,19人為副省部級以上高官。   數據顯示,級別越高的官員,一旦腐敗後越容易“道德敗壞”。部分官員貪腐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為了包養情婦或維持與情婦間的關係,一些貪官甚至與情婦共同受賄。   官方通報   “通姦”使用頻率走高   據統計,48名被官方認定存在不正當男女關係的落馬官員中,副省部級以上高官占到19人。在中紀委對這些被查官員的通報中,具體描述略有不同,如海南省原副省長冀文林為“與他人通姦”,東莞市委原常委、常務副市長梁國英為“違反社會主義道德,與多名女性通姦”,海南省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原主任趙中社則被認定為“包養情婦,與他人通姦”。   此前,“通姦”一詞使用並不廣泛,官方對違紀官員涉及不正當男女關係時,通常使用“與他人發生不正當關係”等詞。不過,2012年,無錫市原市長毛小平落馬,官方在通報中稱,毛小平“道德敗壞,與兩名女性通姦”;2013年,湖北公佈5名廳官受賄案,其中有3名廳官“違反社會主義道德、長期與他人通姦”的案件情節,均曾引發社會關註。   “通姦”一詞在今年6月5日再次出現,中紀委在對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原副總經理戴春寧違紀問題進行通報時,使用了“與他人通姦”一詞。此後“通姦”一詞使用頻率越來越高,逐步成為描述官員存在不正當男女關係的“規範用語”。   數據分析   14名落馬官員情婦超3人   上述48名官員中,除19人被認定為通姦外,還有5人為“生活腐化”或“腐化墮落”,14人“道德敗壞”。其中,江西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陳安眾除了道德敗壞,還有腐化墮落的表現;江西省政府原副秘書長吳志明除了道德敗壞,還存在生活腐化的情況。   此外還有6人被通報為與他人保持或發生不正當關係,比如甘肅省酒泉市原政協主席楊林違反社會主義道德,與多名女性保持或發生不正當性關係;四川省雅安市委原書記徐孟加長期與有夫之婦保持不正當性關係等。還有4名經法院宣判的官員,存在包養情婦等不正當男女關係。   記者統計發現,14個道德敗壞的官員中,副省部級以上高官就占到9個,國家發改委原副主任劉鐵男、湖北省原副省長郭有明、湖北省政協原副主席陳柏槐等都榜上有名。   據瞭解,在對官員的違紀表述中,最常見的為“生活腐化”,比該情節更惡劣的是“生活作風嚴重腐化”或“道德敗壞”,以及“嚴重道德敗壞”與“生活糜爛”。   按照中紀委工作人員的表述,“生活腐化”說的是存在3個以下情婦(夫);“道德敗壞”與“生活糜爛”是指存在3個及3個以上情婦(夫)。這也意味著,上述48名存在不正當男女關係的官員中,14人有3個或3個以上情婦。   私情之禍   19名涉性高官18人巨貪   中紀委通報顯示,上述被查官員中,幾乎每人都有“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以及受賄的描述。   在這48人中,有42人收受賄賂數額巨大,其中38人的違紀情況通報為收取他人“巨額財物”或“巨額禮金”,3人為收取賄賂“數額巨大”,1人為“特別巨大”。其餘6名官員在紀檢監察部門對其違紀情況的通報中,雖未出現“收受巨額賄賂”的字樣,但也存在不同程度的貪污情況。   同時,19名存在不正當男女關係的落馬副省部級以上高官中,巨額受賄者更是高達18人,只有廣東省委原統戰部部長周鎮宏被通報為“收受賄賂,收受禮金、貴重禮品”。   紀檢監察部門通報還顯示,這些官員不僅自己受賄,其中多人還伙同妻兒、親屬、情婦一同受賄。   四川省委原副書記李春城,在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的同時,其妻、女收受他人所送巨額財物,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其弟經營活動謀取利益等。   去年9月被提起公訴的安徽省阜陽市人大原副主任、太和縣原縣委書記劉家坤,涉嫌利用職務之便受賄2929.7萬元,幾乎所有賄賂都通過情婦趙曉莉收受。有媒體稱劉家坤伙同情婦在短短6年時間里,創下了迄今為止安徽貪官受賄數額的“最高紀錄”。   情婦是重要的貪腐動因   統計數據顯示,情婦成為眾多貪官的貪腐動因之一,他們為了情婦濫用權力、貪污受賄,情婦成為其貪腐的入口。   2013年10月4日,內蒙古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政法委原副書記楊漢中受賄、濫用職權案作出一審判決,楊漢中被判死緩。據統計,身居要職的楊漢中年均受賄達330多萬元,單筆受賄最高達1000萬元。到案發前,楊漢中個人或伙同其親屬、情婦已收受、索要房產21處,對於情婦、親屬、身邊工作人員的違法請求,楊漢中也是有求必應。   今年2月被判的河南省委原常務副秘書長陳江河,則是通過出具虛假證明或指使省委辦公廳工作人員出具虛假證明,為其情婦、家人及朋友申請購買內部價格住房9套,便宜近200萬元。   安徽省阜陽市人大原副主任、太和縣原縣委書記劉家坤早年曾被安徽省有關方面評為“勤廉兼優幹部”,收到賄賂曾主動退回,但與情婦趙曉莉認識後,經不起情婦的“枕邊風”,走上貪腐的道路。   鐵路巨貪劉志軍的心腹、前鐵道部運輸局局長、副總工程師張曙光,在鐵道部有“裸官”之稱,據檢方指控,張曙光共獲贓款摺合人民幣4755萬餘元,而女色是他瘋狂斂財的重要動力之一。   張曙光受審時供認,在追求情婦羅菲的那段時間,他的花銷開始變得較大,手頭不寬裕時曾給今創集團總裁戈建鳴打電話,說需要用一些錢,讓其準備200萬元送到北京。這筆錢後被張曙光用於他和羅菲的日常開銷,並給羅買了一套房。   媒體報道稱,羅菲成為企業老闆們討好張的一個重要途徑,比如行賄人楊建宇為了討好張曙光,給羅菲買車買名錶,每月發給羅1.6萬元的“工資”。   (據京華時報)   (原標題:兩成落馬官員男女關係不正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